欢迎访问2020欧洲杯-欧洲杯外围
你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新闻正文

PPP,为民企“凿壁”

时间: 2020-01-12 05:13:27 | 来源: 经济观察报 | 阅读:

PPP,为民企“凿壁”

杜涛

PPP(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正在成为民资“破壁”的工具,它使得民企从劳动力和原材料的输出者变成了资本的输出者,特别是在铁路等大型基建领域,中国首条民资控股的杭绍台铁路即采用了PPP模式。

它带来的并不仅仅是一种投融资模式的改变,还被寄望能够成为政府治理方式的一种转换,尽管后种作用还未完全显现。

一直做PPP咨询业务的大岳咨询董事长金永祥认为,现在的PPP改变了民企的生存环节,也就说现在民企可以转移到投资环节做生意,这是因为PPP打破了一些投资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的壁垒。

2019年12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营造更好发展环境支持民营企业改革发展的意见》发布,其中关于民营企业在以前遇到的问题都有涉及,无论是融资问题还是招投标门槛都有了明确的要求。

金永祥告诉记者,PPP有利于民营企业打破投资壁垒。比如此前铁路是垄断的,民营企业都不能参与,现在通过PPP,民营企业投资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的机会增加了,接下来建设运营的机会就更多了,这为民营企业参与公共服务和基础设施投资提供了机会。

2020年1月9日,天域生态副总裁张武龙对经济观察报表示,在基建和公共服务行业中,原来这两个行业民营企业都能进去,但是只能做小的,甚至有可能只能参与劳务、建材的,像以前做BT的话,投资方和EPC(总承包)民营企业是参与不了的。现在,民营企业可以与大块头央企联合。从形式上看PPP有利于达到这个效果,但是这是一个逐渐的过程,需要实现从数量的积累到质的变化。民营企业受困于资金问题以及大型项目的建设经验,几乎不能参与大型的项目,现在可以作为股东方参与了。

突破门槛

在张武龙看来,PPP改变了民营企业参与大型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类项目的身份——从劳务和建材的输出变成了股东的投资参与。

张武龙告诉记者,民营企业有专门技术的,可以参与PPP项目的联合体,提供后期维护,PPP的确有打破障碍的作用。

张武龙的认知得到一家央企的子公司的负责人认同,该负责人告诉记者,许多民营企业的长处在运营,特别是以前的专业细分领域,比如环保,在推动PPP之后,民营企业参与投资大型项目的机会大大增加。

而其实,也有部分PPP行业人士认为民营企业一直有参与部分的行业,比如污水处理,但是张武龙认为,对于利润更高的一些行业,其实一直有一些壁垒存在,而PPP有利于打破这些投资壁垒。

一家民营企业的负责人对经济观察报表示,原来是彻底的歧视,现在是允许民营企业参与。以前局限于参与水、固废等环保项目,大型的流域治理、基建项目是根本不能参与的。现在通过PPP模式,允许民营企业进入市场,分得收益多少,相比以前肯定是变多了。特别是对于大型项目,让民营企业获得了以社会资本方股东身份参与的机会。

财政部PPP中心2019年1月份发布的2018年PPP报告数据显示,财政部895个落地示范项目中包括456个独家社会资本项目和439个联合体项目。签约社会资本共1,589家,包括民营633家、港澳台42家、外商18家、国有855家,另有类型不易辨别的其他41家。

民营企业参与PPP项目的企业仅次于国有企业。

上述民企负责人向记者举例如何一起参与项目,首先国企或者央企要总揽全局,也就说蛋糕是由央企分配;其次,最重要的是融资,没有央企、国企的加成,民营企业用项目融资几乎不可能。特别是大型的项目,出于对各种风险的考虑,金融机构参与以民营企业为主的项目融资的可能性极低。

上述央企分子公司负责人也证实了这句话的真实性,他告诉记者,央企参与后,实现了项目隐性的增信,毕竟若是纯粹的民营企业,融资是个大问题,银行等金融机构需要民营上市公司甚至老板个人来担保。

记者也了解到,2017年,在一家民营企业操作PPP项目时,当时北京一家金融机构要求修改民营企业提供的担保,包括公司的实控人夫妻双方都要担保,还要求实控人在体系外的公司做担保,也就是说要求和该民营企业没有实际关联的实控人的其他产业进行担保。

在当时,实控人认为金融机构的成本略微高了,该公司负责融资的人对记者表示,现在来看,当时针对这个借款主体成本不高,良心价。当时的价格可能是未来多年内最低成本的融资了,可惜没有做成。所以民营企业无论是不是参与PPP,还是做其他的项目,维持发展,降低融资成本,都需要央企或者国企的信用隐性增持。而央企为了不并表,拿小股东,因为并表会增加负债。有些时候央企作为小股东,但是项目需要让央企主导,这样建筑施工利润是给央企了,民营企业拿到的很少。“民营企业拿你该拿的,也就是资本金匹配的那块。比如政府出20%,民营企业出40%,央企出40%,民营企业就在这40%的范围里倒腾。其余的都是央企的。”上述民企负责人举例,比如,A项目,有20个民营企业来竞标,一般都会找熟悉和合作过的央企来合作,要么就是领导指定的央企,确定央企总揽全局后,接下来要“分肉”了,这个时候民营企业也和央企要细谈的。

上述民营企业的负责人告诉记者,一般情况下,央企的意思是他说了算,融资的时候要求民营企业总公司或者上市公司提供担保,央企能不提供担保就不提供。建设的时候,央企按照自己以前的利益分配进行分配。其实央企让民营企业进来可能是因为某一方面缺乏经验,但是央企想各个方面说了算。这个时候冲突就出现了,吵架开始了。工程分配、融资增信担保、工程进度是焦点。“其实很多事情,在私底下都沟通过,对于双方的管理层,就是利益分配,ABC早都排好了。但是需要走程序,这就是吵架的开始。”在上述民企负责人眼里,吵架或多或少会影响分配的格局,但是不影响大的分配。毕竟项目都要干,不然要违约的。但是央企有一个问题就是谈判的是一波人,干活的是一波人,后面管理的又是一波人。对于民营企业来说就是很头疼,但是这是体制问题,两种企业文化不同,这个时候需要政府进场了,进场来协调双方的利益冲突。

上述民营企业的负责人也坦言,虽然有各种各样的问题,但是通过PPP,民营企业参与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的投资机会大大增加了。

改进

其实,PPP只是为民营企业参与大型项目提供了一种可能,在现实中,即使有PPP的存在,民营企业的参与也并非坦途。

在2019年3月,财政部发布《关于推进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规范发展的实施意见》中提出,加大对民营企业、外资企业参与PPP项目的支持力度,向民营企业推介政府信用良好、项目收益稳定的优质项目,并在同等条件下对民营企业参与项目给予优先支持。中央财政公共服务领域相关专项转移支付资金优先支持符合条件的民营企业参与的PPP项目。各地在开展PPP项目时,不得对外资企业、中资境外分支机构参与设置歧视性条款或附加条件。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民营企业由于各种原因,只能在污水处理及垃圾处理等PPP领域中参与。对于大型项目而言,虽然上级政府一再发文鼓励民营企业更多参与到PPP工作中,但由于民营企业在资产规模、融资条件等方面上对比国有企业存在劣势,使得民营企业在参与各地PPP项目(尤其是各地重点市政、交通等领域)中并不顺利。

金永祥认为,近一段时间圈内很多人都在不同场合讨论2019年上述两件大事。有些人认为央企无规则进入市场伤害了民企,还有人认为前几年政府提供的PPP机会太多且其间夹杂劣质项目把民营企业撑着了。实际上除了民企自身原因外,2018年PPP大门过快过猛的关闭才是重要原因。两年前PPP被部分人误以为是隐性债,发展受到限制;而政府推出专项债原本是为了防止隐性债,但最近专项债的问题已开始显现,专项债的“一般债化”使其有可能成为“隐性债”。人们已经意识到,当初被限制的PPP项目根本不比专项债差,专项债要真正发挥作用还真离不开PPP。假设当初PPP之门不曾关的那么快、那么紧,能把给专项债的条件匀给PPP一点点,让三门峡气化站爆炸原因PPP继续茁壮成长,或许今天的经济形势会好得多。

但是此前,部分PPP行业中的民营企业面临融资的困难,特别是环保行业,PPP之过还是什么问题?这是行业内人士政策人士都在争论的,金永祥认为,前几年民企看到PPP机会来了,就超负荷大显身手,大门却突然关闭,结果银行的过激反应使民企资金链纷纷断裂,出现了任何人都不想看到的后果。

“但是要看到PPP的积极作用,特别是在推进市场改革方面的作用。也许不是完美的政策,但是相比以前的土地财政还有政府平台融资模式等,PPP是一个巨大的进步,这点是不能抹杀的。而这些也给民营企业进入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领域带来了新的投资机会”,金永祥表示。

金永祥告诉记者,以前有些行业是地区垄断或者行业垄断,比如铁路是行业垄断,有些是地区只由本地区的企业做,现在的PPP等于开放了一个投资市场,融资打破地区或者行业的垄断。开放的是市场,市场是有竞争的,相比以前,民营企业有了竞争的机会。

新闻标题: PPP,为民企“凿壁”
新闻地址: http://www.cn-dm.com /caijing/66103.html
新闻标签:民企  PPP  凿壁
Top